第十师北屯市欢迎您!

农十师北屯市历史发展脉络略纪(4)

发布:黄秋平 时间:2017-08-01 19:10:59 浏览:

1966年5月~1975年3月,是农十师事业遭受严重挫折时期,农十师在十年动乱衰退中苦渡。

从1966年5月~1975年12月,作为重灾区的农十师,大批领导干部、知识分子和劳动模范受到迫害,许多管理制度和生产措施被废止,各项事业损失严重,致使农十师经济濒临崩溃边缘,动乱使农十师满目疮痍,许多人遭受了心灵与精神的创伤,经济生产陷入到瘫痪状态。

1966年5月16日,中共中央政治局扩大会议通过的《中国共产党中央委员会通知》(简称“五一六通知”)对彭真主持起草的“二月提纲”进行了全面批判,并指出:“混进党里、政府里、军队里和各种文化界的资产阶级代表人物,是一批反革命修正主义分子,一旦时机成熟,他们就会要夺取政权,由无产阶级专政变为资产阶级专政。”“例如赫鲁晓夫那样的人物,他们现正睡在我们的身旁,各级党委必须充分注意这一点。”这些判断把阶级斗争错误地扩大到党的最高领导层,成为错误地发动“文化大革命”的纲领性文件。

 

亦兵亦民的队伍

亦兵亦民的队伍

 

5月22日,农十师党委向所属各单位发出了《贯彻自治区和兵团党委关于开展“文化大革命”的指示的通知》,组织成立了各级“文化大革命”领导小组,在全师拉开了“文化大革命”的序幕。

极“左”路线在农十师的推行、极“左”思潮在农十师泛滥,使党的机构瘫痪。

1967年6月23日,农十师二十八团群众组织“永红军团”成立“群众专政指挥部”,宣布全面夺权,制造了震惊全师的“6·23”夺权事件。随后,全师各单位相继成立“专政指挥部”或“专政领导小组”,并随意拘捕和迫害干部群众,全师广大干部群众人人自危,失去了正常的工作秩序和安全的生活环境。

1967年11月4日,二十八团发生了大型武斗,两派群众数百人在新城砖窑大打出手,制造了打死1人、打伤数人的“11·4”流血事件。

同年11月下旬,师临时“文化大革命”领导小组个别负责人在和什托洛盖,调动值班部队武装镇压群众,事后散布谣言说“三十五团、和什托洛盖发生了武斗”。接着便组织其他单位的人到和什托洛盖煤矿参观,最后又将所谓武斗凶器运到师机关展览,妄图将镇压群众的罪名转嫁到群众头上。并以保卫武装处、机要科为名,调动团场值班部队来北屯镇压群众,制造了“6·3”事件和“7·26”事件。“7·26”事件以后,又以有人要抢弹药库为名,调动北屯三场四连一个值班排,每天夜里悄悄摸到北屯,天亮前撤回四连。他们独断专行、抓人抄家、私设公堂、制造恐怖,迫害了不少干部群众。甚至在党的九大以后还继续煽动派性、重拉山头、分裂党委、破坏团结,并秘密串联、暗中活动,妄图阻挠落实政策。

 

182团农业学大寨

182团农业学大寨

 

在“文化大革命”的大背景下,作为屯垦戍边部队的农十师广大指战员,仍然以“革命加拼命”的精神,加紧战备,努力生产,“把农十师建成反帝、反修前线的钢铁长城”,仍然是农十师广大指战员的奋斗目标。但是在生产建设方面,由于许多行之有效的管理制度被“砸烂”,许多科学的增产措施被废止,致使全师的经济工作受到了巨大冲击,也使各基层单位的生产遭受了巨大损失。