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十师北屯市欢迎您!

一部屯垦戍边的史诗(2)

发布:黄秋平 时间:2017-08-01 19:09:29 浏览:

——农十师历史发展脉络略纪之在拓荒剿匪的枪声中奠基


翻开第十师屯垦戍边的历史,那是一部从无到有、从小到大、从弱到强艰苦奋斗的创业史,更是一部屯垦戍边的爱国史。在长达60年余年的峥嵘岁月中,军垦三代人为“戍边”而来,因“屯垦”而壮大。在拓荒剿匪的枪声中奠基、在三年自然灾害中诞生、在“伊塔事件”固边中扩编、在十年动乱衰退中苦渡、在撤销恢复建制中徘徊、在改革开放探索中前进、在与时俱进创新中发展、她们用热血、汗水、生命、用信念与忠诚铸造起了祖国一道道铜墙铁壁;描绘出了一幅幅壮丽山河的宏伟篇章。

在拓荒剿匪的枪声中奠基

1949年9月~1958年12月,是农十师建师前的奠基阶段,农十师在拓荒剿匪的枪声中奠基。

国民党新疆起义部队于1949年12月改编后,原国民党骑兵第一师改编为中国人民解放军第二十二兵团骑兵第七师,原国民党骑兵第一师第七旅第十三团和第十四团改编为骑兵第七师第十九团。马国武任团长,傅恒一任政治委员,刘廷杰任政治处主任。根据中央新疆分局指示,十九团这一阶段的中心任务是开展对起义部队的整编和思想改造工作。

1950年2月,中国人民解放军第二军五师独立团奉王震之命开赴阿山,担负起围剿乌斯满残匪和维护社会治安的任务。

1951年8月至1952年3月,骑七师十九团分三批先后从奇台出发,绕过准噶尔盆地,穿越将军戈壁,来到阿山脚下的巴里巴盖,巴里巴盖是一片渺无人迹的戈壁荒原。部队进驻后,既无民房借住,又没有几顶帐篷,绝大多数战士都是在地上挖个坑,坑上搭上柴草,柴草上再覆盖些泥土,以此遮蔽风寒,这种“地窝子”。连成一片,构成了十九团的“大本营”。为了垦荒的需要,军垦战士们展开了艰苦的挖渠引水、开荒造田和剿匪安民的创业历程。


1951年,十九团在下窝子安营扎寨(181团简史)

1951年,十九团在下窝子安营扎寨


1951年8月,骑十九团一部进驻巴垦区官兵立即架起枪拿起砍土镘开始修北干大渠

1951年8月,骑十九团一部进驻巴垦区官兵立即架起枪拿起砍土镘开始修北干大渠


1952年4月1日,在春播总指挥赵子星和副总指挥郭固的调度下,各单位的人马和农具全部集中在春播指挥部的帐篷前。在将要开犁的地头上,由50多匹战马牵引的20多部俄式双轮双铧犁一字摆开,如同陈兵列阵,气势非凡。随着指挥官的一声令下,成排的马拉铧犁像箭一样向远方射去。铧犁后面新翻的大片暄土散发着诱人的泥土气息。霎时,这片沉睡千年的广袤荒原呈现出一幅壮丽的画图:军旗猎猎,器械鸣响,人欢马嘶,尘埃滚滚。拉开了垦荒第一犁。

1952年5月13日,骑十九团送马小分队行至富蕴沙尔布拉克时遭到匪徒谢尔德曼的伏击,并被劫去军马112匹。接着这股土匪又在塔木拜勒其尔北山袭击了驻富蕴的阿山骑兵三团一营一连,残忍地杀害了40余名少数民族指战员,并不断抢劫牧民的牲畜和财物。

根据当时形势,中共新疆分局及新疆军区命令,阿山军分区从各部队抽调14个连队

1200余人,北疆剿匪指挥部派出3个连队400余人共1636人;地方抽调翻译、向导109人,调拨军马228匹、民马1340匹组成了3个剿匪骑兵支队。骑七师师长何家产任剿匪总指挥,副师长田辅臣亲赴一线指挥作战。骑十九团接阿山军分区命令后,立即从正忙于春耕春播的指战员中抽调381名干部战士组成4个骑兵连,由副团长宋彦亭率领,星夜赶赴富蕴、青河一线展开较大规模的剿匪战斗。

1953年3月部队整编,骑七师师直一部、骑十九团全部、骑二十团、骑二十一团一部和隶属独立团的军区挖金大队合编为中国人民解放军新疆农业建设第二十八团。同年6月,部队整编后,撤销骑七师及所属部队建制,组建新疆军区农业建设第十师,辖农业建设二十八团、三十团、劳改支队。

建师前,由于阿勒泰地区匪患猖獗,有多股势力在作祟:一股为国民党反动统治,对少数民族同胞采取歧视,镇压的大民族主义,维护自已的统治地位。一股为部分土匪占山为王;另一股为少数反动宗教蓄意制造民族纠纷和境外势力勾结煸动祖国分裂。老一辈军垦战士展开了一场生死剿匪平叛的战斗,1958年9月十八团奉命抽调战斗连队配合阿勒泰军分区进驻富蕴县围剿土匪加米西提叛乱。从1952年——1958年底,战斗迟续到建师前夕才结束了这种旷日持久的战乱局面。拓荒的号子与剿匪的枪声为农十师的诞生送上了一份份厚礼。